东莞租车选择新起点,选择新起点,奔向至高点!   东莞服务热线:  13829282801  0769-22880263  0769-22980063        深圳服务热线:  13728916965  0755-28198330

新起点东莞租车有限公司

通用ban
网站首页 > 租车知识 > 租车常识

广州要本地牌 深圳要居住证 新起点不受政策影响

2016-10-10 12:05:45 新起点东莞租车有限公司 阅读

广州要本地牌 深圳要居住证 新起点不受政策影响,欢迎新老客户预定

10月8日,北上广深四地网约车征求意见稿同时出台。北京、上海均要求本地户籍车牌;广州未提及户籍,但须是粤A车牌、一年以内的新车才可做网约车;深圳要求网约车司机是本地户籍或持居住证方可申请。

广州市交委官网发布《广州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并公开征求意见。从中可见,广州网约车司机除应当符合《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的条件外,还应当符合以下条件:(一)男性年龄在60周岁以下,女性年龄在55周岁以下,初中毕业以上文化程度,身体健康的公民;(二)具有本市公安部门核发的相应准驾车型机动车驾驶证。

记者了解到,目前不少在广州的司机持有外地驾照,那暂行办法的相关规定是否会成为阻拦他们成为网约车司机的障碍?记者咨询相关人士后得知,驾照在有效期内、无违章记录即可具备外地驾驶证转入广州条件。驾驶人可在广州换证,具备身份证明材料、身体条件证明、原驾驶证等证件后,11个工作日即可办好。

值得注意的是,《暂行办法》规定,车辆需取得本市公安部门核发的车辆行驶证,且初次注册登记取得《机动车行驶证》之日至申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之日未满1年。这就意味着,粤A车牌、一年以内的新车才可做网约车。

不过,《暂行办法》也给了市场一个“缓冲期”。据规定,办法实施之日起半年内申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的,车辆车龄从初次注册登记取得《机动车行驶证》之日至申请日可延长为2年。

10月8日当天,《深圳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正式对外发布。相比京沪两地将网约车驾驶员条件限制为本市户籍,深圳稍有放宽,要求是本市户籍或者持有有效本市居住证。

车辆许可条件方面,深圳要求:本市登记注册的5座以上7座以下乘用车;车辆行驶证载明的初次注册日期至申请时未满两年。燃油车辆轴距2700毫米以上、排量1950毫升以上、达到深圳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等。纯电动和混合动力车辆轴距2650毫米以上。

驾驶员许可条件则含:具有深圳本市户籍或者持有有效的《深圳经济特区居住证》(北京及上海版细则要求驾驶员是本市户籍);3年以上驾龄;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吸毒记录,无饮酒后驾驶记录,最近连续3个记分周期内没有记满12分记录,无暴力犯罪记录;参加网约车驾驶员从业资格考试合格等。

■反响

网约车平台:

“打车难,打车贵”问题将更突出

10月8日,北京、上海与广州、深圳分别发布《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上海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若干规定(草案)》以及《广州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深圳市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中对网约车平台经营准入、网约车车辆和驾驶员的标准、价格政策等都做了非常清晰的指引,对网约车、网约车驾驶员以及网约车平台做出更为严格的规定,多家网约车平台对此作出回复,指出门槛提高将带来连锁效应,称会向相关部门提出建议。

北京与上海都规定从事网约车经营服务的驾驶员需要有当地户口,深圳规定驾驶员需具有本市户籍或者持有有效的《深圳经济特区居住证》。此外,北京市规定驾驶员需要取得北京市合法的相应准驾车型机动车驾驶证并具有3年以上的驾驶经历。

滴滴在官方回复中指出,这意味着三地的大部分外地司机将被排除在外。以上海为例,目前从事网约车的车辆符合条件的不足1/5,而这将会导致只有远超巡游出租车的中高端车辆才能从事网约车运营,造成车辆供给骤减、网约车价格翻倍、出行效率将大幅度降低等连锁效应,打车难、打车贵的问题将进一步对市民生活产生不良影响。此外,据滴滴平台估计,将有数百万非本地户籍司机失去目前的工作机会。

易道用车相关负责人认为,征求意见是各地贯彻落实网约车《管理办法》的落地政策,征求意见本身也是开放创新的体现,易道用车将会根据各地征求意见稿的时间表,通过正常渠道向主管部门反馈有关政策意见建议,同时积极开展资质申请工作。

星星打车是华南本土专车平台,星星打车将根据新政逐一落实各项要求,并在规定时间内,向有关部门反馈自己的意见与建议,争取尽快在广州与深圳两地取得网约车平台的经营资质。

■短评

网约车细则要留出“窗口”

本轮网约车新政策是开门立法的体现,出台的细则本身就是多方博弈的结果。网约车的有序管理,不仅涉及乘客的便捷出行、传统巡游出租车和网约车司机的收入、网约车平台的利益,更涉及特大城市的规范安全运行、城市道路的承载能力、公交优先的政策导向等因素。所以,对网约车做出因地制宜的规范,是保障网约车有序融入现代城市交通体系的必要之举。

舆论普遍认为,从内容来看,各地对网约车的约束较严。京沪两地对于车籍和司机的户籍都有限定,私家车从事合乘也被限制在一天两次。当然,对这些规定,在征求意见期间,网约车各利益相关方仍可充分表达意见。

与此同时,即使网约车细则最终落地,也应留出修改的“窗口”。

以往,一些部门和地方出台的各种新政策往往冠以“暂行办法”。但是,政策出台以后却鲜见根据实际效果和客观情况及时做出修订,出现了“暂行办法”一“暂”到底的现象。

在大数据时代,政策的实施效果很容易被量化评估。网约车作为“互联网+交通”的典型,众多运营数据都在后台可见。在地方细则中,网约车平台的数据接入管理平台,数据来源广,反馈速度快。主管部门易于通过大数据分析及时评估政策实施效果。

可见,根据施政效果来灵活调整网约车管理政策,是大数据时代政府应有的态度。保持政策与时俱进,是政策生命力的来源,更是实事求是的为政姿态。如今各地网约车细则陆续出台,但是细则的修改条件尚不明晰。开门立法之后似应充分集纳社会意见,适时进行必要调整。

因此,给网约车细则留出修改的“窗口”是必要的,而且这个“窗口”应该使网约车各利益相关方都能够感受到清风的吹动。

(记者/李荣华 彭琳 叶丹 见习记者/余秋亮 彭颖)